富海军魂(二等奖)

发布日期: 2019年03月06日 10:56:36 字体 :       

    一

  北流市北流镇中灵村的富海,是一个令人浮想联翩的地方。

  向北看,是通往南梧高速的北流引道,是日夜繁忙的车流;向南看,是两年前获得“国家园林城市”、一年前获得“国家卫生城市”的北流市区,是一年一度举办国际陶瓷博览会的贸易城,是这座城市正在争创广西特色旅游名县的核心区,那里有勾漏洞,有会仙河,有铜石岭;向西看,是拔地而起一柱擎天的独秀峰;向东远眺,是苍翠连绵的金枝山,山上有面向两广、在桂东南传播力首屈一指的北流电视台和北流电台发射塔。山下,还有一座村人顶礼膜拜的金枝公主庙。相传古时北方战乱,一个小国的金枝公主逃难至此,见该村山色明媚,钟灵毓秀,民风淳朴,好客热情,遂于此寓居。金枝公主天性善良,在村里为众多的猎户和村民看管小孩,并教习诗书,让村民安心劳作。她又作古诗《钟灵歌》,赞美这片美丽的土地,打算在此定居。可惜因水土不服,一年后染病去世。村民十分痛惜,安葬了金枝公主,并建庙纪念,尔后每逢正月廿一,村民要组织盛大的游行纪念活动,杀鸡宰鸭,到庙里供奉金枝公主,并将村名改为中灵。而一年一度的纪念活动,也流传到了今天。

  这就是中灵,一个地理位置优越,文化底蕴丰厚,充满活力和期待的村庄。

  这也是富海,一个退伍兵群体开创的水产品专业合作社的所在地。

  5月19日,作为玉林市双拥文化采风团的一员,我和20多个团员站在中灵村独秀组的富海养殖基地。当时雨霁初晴,阳光灿烂,田野上升腾起一阵阵雾气和热气,采风团员们陆续下车,踩着泥泞的小路来到房前参观。

  “军魂”两个闪烁着红光的大字镶嵌着一个军徽,张贴在办公平房的门额上,门的右侧贴着上联:回乡创业显军人本色,左侧贴着下联:为家乡建设圆中国梦。联上方也各印着一个军徽,字字闪光,醒目引人。

  一个穿着军营体能训练服装、肤色黝黑,身材精瘦的汉子在门前喊口令:“集合!”马上就有二十几条汉子噼噼啪啪赶过来列队,全是清一色的深绿T恤,黑色中裤,脚下也是清一色的拖鞋。

  我突然觉得无限新奇,忍不住看起来。

  听到口令:“立正,向左看齐,向前看。报数!”顿时,军队中的一幕出现在我们面前。

  “这是军队嘛,你们还是兵?”有人带着不解问。

  “是的,我们每天都这样点名、出工,类似于军事化管理。”喊口令的汉子回答。

  这时候,玉林市双拥办的苏侃文主任为我介绍:“这就是富海水产品专业合作社的法定代表人、总经理罗华。”

  我正在好奇的时候,听到了他的另一声口令:“跨立!”然后开始为我们介绍。

  于是我知道了他们的产品:泥鳅、鲟龙鱼、田螺、甲鱼,还有生态蔬菜。据说,这都是面前这些棋盘状分布的立体养殖模式生产出来的产品。

  我站在鱼塘边,清风徐来,水波粼粼,塘塍上是刚长起来的百香果、豆角,上面都搭了竹做的架子,时令瓜果盘架而上,像水面上升起的一个个葡萄架,水乡田园风光渐露端倪。

  他们在一一展示自己的成果:我看到了水箱里活蹦乱跳的泥鳅有两根手指粗;捞起一片片竹席,我看到了比童年记忆中大得夸张的田螺;在孵化池,我还看到了数不胜数的泥鳅鱼花。

  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那些两个手指大的泥鳅,乌黑健硕,在水箱里翻滚欢舞,我们看到了朝气,看到了激情,看到了力量。

  这些泥鳅,多像眼前这群退伍兵啊!我看着黝黑的罗华和他黝黑的战友们,竟然这样联想。

  我再回过头仔细观察罗华,瘦削的身材、憨厚的形象、朴实的话语、谦虚的态度,偶尔讲点带有哲理的话,一点不像个有勃勃创业雄心的人。但是稍微一端详,明亮的目光、灵活的头脑、直爽干练的性格,又可看出昔日军旅生活历练出的军人作风。

  他的战友们呢,据说来自好几个省,都是农村出身的小伙子,被烈日暴晒而黧黑的脸庞和手脚,看上去真像一条条灵动的泥鳅。

  二

  5月22日上午,参加玉林市双拥采风活动结束后的第三天,我正在单位虚掩着门看着作者来稿,突然听到“咚咚咚”的敲门声,一个声音问:“可以进来吗?”我抬头,一下子就看到了罗华瘦削而黝黑的脸。他身边还有两位小伙子,三人都穿着绿T恤黑中裤,脚上穿的还是拖鞋。我十分惊讶,赶紧说:“进来吧,你们怎么来了?”罗华用手掌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然后擦在身上,站着说:“我们去党史办要点书看,看到文联的牌子,就想起了你,想进来看看。”我这才看到,一位小伙子双手环抱着一撂堆到了他的脖子的书。我让他把书先放在我办公室的茶几上,然后叫他们坐下,递过一筒纸巾。

  罗华继续擦着汗说:“来党史办的廖主任那里要了点书,平时在办公室闲时可以看看。”

  我顿时感兴趣,翻看了他们拿到的书,有《北流党史资料》《李明瑞之歌》《周恩来和他的事业》等。我霎时感到有些好笑,这些书,别说他们,就是我这个常年与书打交道的所谓文化人,要真正看下来也会很困难。

  “我们看得下去,”罗华说,“看这些东西觉得心里很充实,可能是我们刚开始创业,需要一种精神力量。”

  这话不假,共产党人的传奇故事和铮铮铁骨,历来对干事创业者极有鼓动力。他能有这些认识,证明是一个内心坚强的人。我顿时对他刮目相看。

  来自海南的黎族青年李伟林和来自江西的苗族青年罗新云,是罗华的战友,他们拿起《北流文艺》翻看起来。我说:“这是消遣的书。”罗新云说:“消遣好,里面有许多贴近实际的文章,我也喜欢看,比如慈善征文,很励志的啊!”

  我笑了,问了罗新云,竟然才26岁,还没结婚,有些腼腆,脸上还有青春痘。可以看出,他对生活充满了纯朴的感情。有时候,干一项事业就需要这种单纯,太多的名利心和患得患失,会让人瞻前顾后。

  我问罗新云:“你来北流,家里人支持吗?”他说:“刚开始犹豫,怕我年轻背井离乡,又离开了军队,在外面无依无靠。现在跟罗哥做事,我很自信!”

  罗华说:“我们一直是最亲密的战友,有福同享,有困难共同解决。”

  我给他们拿了一批书,有新出刊的《北流文艺》,有北流作者的作品集。他们拿起来,一脸欢喜。

  罗华说:“这下子够我们看好长时间了。”

  我忍不住笑:“这都是消遣的书,可以打发老婆或者女朋友不在身边的时间。”

  “那就够了。”茂名来的李伟林回答也很幽默。

  “你结婚了?”我问李伟林。

  “结啦,老婆在老家,我一个月回去一次。”

  “那真的要多带点书,要不日子难熬哩。”

  大家都笑起来。

  “到我们那里吃餐饭吧,我们再聊聊。”罗华发出了邀请,另外两个也附和。我从他们的目光里看出了诚恳和热望。

  “行!”面对这些农村出来走进兵营又从兵营出来回到农村的小伙子,我唯有痛快地答应。

  罗华看了看他的手表,“哟,快11点了,我们还要去人社局办事,先走了。”

  我送他们出门,他们的拖鞋啪啪地响着,连连回头招手:“一定来啊,在我们那儿一起吃餐农家饭,我们有许多话要对你说。”

  我看着他们汗津津的背影,突然想起了自己苦难的童年和求学求职的青年时代。

  三

  作为回访,我是在第五天之后的下午才到达他们的富海农庄的。同去的还有五天前一同采风的本市作家陈予启,他正好是中灵村人。

  从城区走高速引道5公里后,就向左拐进中灵村。我驾驶着车子走在通往富海的水泥路上,路才3米宽,两边就是碧绿的田野,常有转弯,有迎面疾驶的摩托车,驾驶起来还要分外小心。转到第三个弯,一辆摩托车迎面过来,车上的身影穿着绿T恤黑中裤,很熟悉。我开着车窗。一瞬间,摩托车过去了,按了一个喇叭,看样子那就是罗华吧?我也按了一个喇叭,刹了一下车,他却出去很远了,回望了一下,却没有停。我只好继续加油前行。

  果然,一到富海农庄,迎上来的李伟林、罗新云除了说“欢迎”,还笑着说:“罗华家里有事出去一会儿就回来,他已经跟我们说你们马上就到。”

  办公室里的另一位小伙马上打电话,我听见他说:“华哥吗,梁主席他们来了……”然后就是热情地泡茶,大家边喝边聊。

  我正想从侧面了解一下罗华。

  “华哥是个闲不下来的人,”李伟林说,“说他闲不下来,不是说他分分秒秒都干活,而是说他除了干活,心里还想事,还喜欢看书,看哲学书。”

  在这帮退伍兵中,李伟林是一个能说会道的“外交家”,难怪那天罗华到文联带着他。

  “我最认同华哥常说的一句话:要干就干最好。在我们这里,高质量、高标准、严要求的军事化作风成了富海的立家之本。为开拓市场,协调好各地客户,华哥经常在外奔波,有时一个月不在家。为能充分体现军人风采,华哥煞费苦心,从办公房的设计到建设,他都亲自参与,务求一种营地的氛围,突出军人的气质,展现军人的风格。”李伟林侃侃而谈。

  正在说着,一辆摩托车戛然停在门口,罗华回来了。

  作为富海的领航人,罗华是土生土长的中灵人,80后,2000年入伍,成为广州军区二炮某部的一名战士,后来成为军士长。他带过的兵有4人成为副团以上干部,20多人成为副营以上干部,他也多次获得荣誉证书。2008年12月,他光荣退出解放军队伍。迄今,这些成为干部的老下级还常与他联系。

  回忆这段经历,罗华感到很自豪,他说:“脱掉军装还是兵,勇往直前无怨悔。”8年的军旅生涯增加了他人生的厚度,富海的创办,更多地体现着军人不懈进取的精神。

  “我今天能够将水产品养殖专业合作社发展起来,离不开部队的锻炼,离不开部队的培养。”他说。

  作为中灵村出来的作家,陈予启自然通过左邻右舍了解过罗华的情况。他在旁边插话说,军人出身的罗华骨子里有一股闯劲。在退伍之前,他就想好了要在家乡自主创业。退伍后,他应聘到北流卫校当了学生科长,每月工资2000多块,也算稳定,本想就此安于职守,娶妻生子过日辰。意料不到的是,卫校开始改制了,要办高中,工勤人员全部分流,他本就是应聘来的,散伙了,他只能自谋职业。

  他又回到了生他养他的中灵,身份变成了老百姓,心态也回归到一个农民的位置。农民也要过日子啊,但是光靠种地似乎闹不出什么名堂来,他想经商,先是摆地摊,又种过菜,养过甲鱼,都只是小打小闹,算不上成功。但他有一股牛劲和钻劲,知道在环境负荷大的时代,养殖生态水产品是一个对路的发展方向,于是决定静下心来做水产品养殖的试验,在这方面走出一条路子来。

  他决定拜师学艺,和侄子罗富一起带着礼物,找了周边几个镇养殖泥鳅颇有成果的师傅,可是人家给出的条件是:学费15万元,少一分都免谈。

  家境本就一般的罗华和罗富为难了,就算对家境殷实的人而言,拿出15万元去学养泥鳅,恐怕也得掂量掂量。

  “我们自己研究、摸索吧,自小在河里泥里玩,又不是没见过泥鳅,我就不相信弄不出个所以然来!”罗华的倔劲来了。为查找泥鳅的养殖良法,罗华常常秉灯夜读,翻遍养殖书籍;为提高成活率,不惜奔波劳累,到诸多著名养殖场请教。

  没有鱼种,几个人去河沟里捕,通常只捕到几两,有时一斤多,不够就去市场买,但买的要有半肚子的鱼蛋。两三个人在一间平房里鼓捣着,孵化的知识从书上看来,也有从别人那里学来的,控制水质,给鱼分类,配催产剂,打针,十秒内完成人工授精,控温,每一个过程都是细节,每一个细节都是关键。耐心、细致、坚韧,这是孵化鱼苗需要的品质。前后经过半年,他们基本掌握了孵化技术。

  但也有失败的时候,有一次,由于掌握的水质不好,孵化出的一百多万鱼花全都死了,几天几夜的功夫就白费了。村里有人说起了冷言冷语:“什么不好干?偏偏给泥鳅人工授精,那活是你们干的么?”“当了几年兵,有了单位不好好干,回来玩泥鳅,恐怕被泥鳅玩了吧!”

  除了母亲心疼儿子没日没夜苦干,就连自己的父亲也抱着怀疑的态度,而此时罗华已经向三个大哥和姐姐借了10万元。

  心烦的时候,他一个人跑到对面的金枝山,急切地想体验登高望远的感受。6月的金枝山,偶有凉风,但更多的是燥热,被太阳晒醒的土地散发着一层腥气,让离开村子多年在军营里生活的罗华有点不习惯,但他顾不上这些了,像一个被关在牛栏里许久的牯牛,见山就跑,见路就奔。

  在金枝公主庙前,他作了个揖,说:“金枝公主奶奶,我知道你是善良的神,我只是想创一番自己的事业,我不能放弃!”他掉头回了村里,一头钻进孵化室。

  他们又从控制水质做起,没日没夜。“有时做着、守候着,在孵化池边就睡着了,做梦都是泥鳅在游动!”瘦小伶仃的罗富回忆起当年,感慨万分地说。

  半年后,他和罗富成功孵化出了万头攒动的鱼花,总数量有两百万条,周边的养殖户一抢而光,他们掘得了创业的第一桶金。

  他带着成功的喜悦把这事告诉了远在广州的首长和全国各地的战友。

  很快,海南的黎族青年李伟林来了,江西的苗族青年罗新云来了,湖北的土家族青年罗满来了……他们见到罗华后“啪”地敬了一个军礼,激动地说:“华哥,我来向你报到!”

  来了就一起创业吧,在军队的大熔炉里经过了锤炼,个个都是金刚。华哥开始给他们安排工作:罗云飞负责日常,李伟林负责跑项目,罗富、罗新云负责孵化……

  他们决定注册一家微型企业。

  善于思考的罗华为企业起了一个充满泥土气息的名字——罗屋绿色丰源科技饲养场,罗华就是法定代表人。不久,他们又注册了海城水产品养殖场。

  他和村民谈价钱,租下了独秀组附近35亩地作为养殖场的试验田。

  创业之初,他们资金有限,一切从简,住房都是平房,战友们五六个人住一间房,就像当年的兵营。

  有一个插曲,是玉林市双拥办主任苏侃文在电话里告诉我的:2011年,他代表双拥办来到中灵村看望这帮集体创业的退伍兵,目睹他们简陋的办公室,军人出身、见多了退伍军人艰难创业的他,在转身回去时,不禁流下了热泪。

  在罗华的记忆中,自2009年他开始创业以来,玉林市双拥办,北流市武装部、人力资源保障局、人社局、工商局、民政局,北流镇党委政府等各级各部门陆续给予了慰问关心,也带来了政策扶持。北流市人社局还把罗华的企业扶持成为北流市再就业培训点。

  罗华的心也随着各级的关心而激动地跳跃着,他开始将发展的眼光放得长远。

  那天他从基地出发,又走了一趟对面的金枝山,在高高的发射塔下徘徊,仰望直指天空的塔尖,他觉得成立一个专业合作社的时机已经来到。

  “我们是军人出身,军人就要有大海一般的胸襟,要有大海一般的创业志向,要有夫志当存高远的豪迈。对,就叫富海,富比大海!”罗华的心头一阵颤动,灵感勃发。

  从金枝山回来,就有了今天的富海水产品专业合作社。

  四

  “军旅生活对你们的创业影响太大了。”那天,我和他们走在泥鳅田螺立体养殖种植水塘边的时候,这样感叹。

  “我们有30多个退伍军人,他们个个都精明干练,责任心强,有着很强的工作能力和适应能力,很多人曾经在军营里多次获得先进表彰和荣誉称号。”罗华说。

  这话不假,在门外的宣传专栏上,我就看到了一张张影印的荣誉证书,其中以罗华的居多。我想,对这帮年轻的退伍军人而言,军旅生涯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年,但对已脱下军装的他们来说一定永生难忘,而这些光荣的经历为富海的发展壮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你今天看到的只是我们十来个人,还有很多在其他乡镇,有的是乡镇养殖场的技术员,都在乡下蹲点做技术指导,他们本身家就在那个乡镇。”罗华介绍。

  这其实也是一种因地制宜、因人制宜的管理方法。

  从中灵村到民乐镇民乐村,大约要走20分钟,看到村口挂着一个蓝底白字的牌子:景洋养殖场。来之前罗华告诉我,这个场子的负责人叫许伟华,也是一名退伍兵,前年到富海参观,看到泥鳅鱼苗也来了兴趣,花了两个多月来学习,回去后即开挖鱼池1亩养泥鳅,当年赚了2万多。民乐是鱼米之乡,适宜推广养殖,许伟华有打算,罗华也支持,他便成了富海在民乐镇的技术员。这个同样被晒得黑黝黝的汉子,今年把养殖规模扩大到了5 亩。我去的那天,他正在地里与工人忙着硬化鱼塘。他简单地擦了擦手,给我指点周边的田野说:“还有5亩已经租赁下来,已经联系罗华,准备办一个农庄,列入富海的旗下。”

  从2009年富海扬名开始,短短一年时间,依托富海技术的养殖场已经分布北流全市22个镇,面积达500多亩,今年更是扩展到了广西的贵港、梧州、桂林、河池、百色、崇左等地。如今,富海的水产品营销已全面展开,产量、销量正节节攀升。每月供应泥鳅鱼花1000万尾,寸鱼苗300万尾,市场供不应求,孵化的工作量很大。

  成绩是一种激励,更让罗华和他的战友们增强了信心。

  正是这些普通而又平凡的退伍战士,白手起家,历经7年的顽强拼搏、不懈奋斗,建立了一个闻名两广的“水产品养殖王国”——富海水产品专业合作社,谱写着一曲曲创业之歌、奋斗之歌、奉献之歌。

  他们秉承“地道经商,厚道做人”的优良传统,把握“以品质赢市场,以诚信赢天下”的经营理念,7年来,罗华们付出了多少汗水,多少心血,使水产品养殖一直深深植根于军人的情感土壤中。如今富海水产品专业合作社已发展成为有员工60人的微型企业,其中本科学历12人,大专学历8人,高级技师8人,技术员19人。在这60人中,光是退役军人就有33人,其中少数民族15人,军人的特质和底蕴深深地蕴藏其中。合作社主要以研发推广泥鳅、田螺、鲟龙鱼和甲鱼等紧俏水产品的孵化、培育技术为目标,为合作农户提供水产品产前、产中、产后服务,再收购远销至港澳台等地。现拥有孵化、培育基地35亩,辐射两广合作农户基地626亩,安排农户126户300多人就业,实现自身产值200多万元,带动合作农户年产值1000多万元。

  富海,在玉林市内外甚至两广都拥有极好的声誉,展现出更加美好的发展前景。

  下午6点多,他们邀请我们留下吃晚饭。“放心,工作餐,用来招待你们的都是些绿色蔬菜。”罗华说。

  司务长罗世生带着炊事员罗全和电商经理陈业树穿行于塘边的豆角架子下,陈业树拿着篮子。“摘些嫩嫩的豆角叶尝尝。”他喊道。他们熟练地采着,不时响起一阵笑声。

  饭桌摆在办公室前的空地上,有两株窗格子大的黄花梨树和一株手腕粗的龙眼树,“龙眼树是我8年前退伍时种的,黄花梨树是我3年前种的。”罗华走近我说。黄花梨树已结出长长的豆子,龙眼树也结出了纽扣大的果子。我说:“龙眼树见证了你们的创业,现在也跟着你们快要有产出了。”大家都笑起来。

  罗华说:“我们每天晚上都在树下做体能训练,有做俯卧撑的,有在檐下做引体向上的,还有打拳的。大家都是满身大汗,树与我们互相见证成长。”

  司务长的晚饭做得就是快,半个小时,芦花鸡炒好了,鸡汤上来了,碧绿的豆角叶和空心菜也端上来了,《我是一个兵》的音乐也赶巧地响起来。水塘边的晚餐就是香,我听到了泥鳅和鲟龙鱼在跳跃的的声音——那是在向我们表达问候。

  罗华坚持和我喝一杯啤酒:“梁哥,我们不叫你主席了,就叫梁哥,这个可以吧?”

  我一口喝了大半杯,说:“我都叫你华哥了,客气什么呀?来到你这个富海军营里,受了你罗家军的感染了,军歌嘹亮呀!”

  我问起战友说他喜欢看哲学书的事:“看外国的?还是中国古代的?”

  “看的几乎都是毛泽东思想。”他笑着说。仿佛是为了解除我的疑惑,又补充说:“毛泽东思想讲辩证法,讲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我喜欢这些,我还要学着做,我也要‘农村包围城市’。”

  接着他进一步解释所谓的“农村包围城市”:“就是在以中灵富海养殖场为燎原地,重点养殖泥鳅、鲟龙鱼、甲鱼、田螺,将养殖场发展到各乡镇,甚至区外,全国各地。然后,这些水产品成为城市里的消费品。从中灵辐射,在各地乡村发展,在城市消费。”

  很朴实、很直观的毛泽东思想的活学活用。

  饭后端着凳子坐在水塘边看鱼,泥鳅哧溜哧溜地钻出水面逗我们。

  天上是一弯下弦月,流云边星辰闪烁,田野的凉风轻抚我们的耳边。

  我问罗华:“此刻,你有什么感想?”他凝视着涟漪圈圈的水面,那里也有一弯晃动的月亮和几点闪烁的星火,过了一会儿说:“我有一种沉甸甸的责任感,一种必须干好的使命感……”

  五

  从军队的大熔炉走出来的汉子都带着军人的气质,连走路都虎虎生风。富海这些年轻的创业者,除了大部分是本地人,还有来自广西其他市、县以及湖南、江西、广东、湖北等省的战友,尤以两广居多。这里多种语言交汇,有各式各样不同的习俗,但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特质:都是退伍兵!

  他们真正做到了有饭同吃,有衣同穿,有酒同喝,有房同睡。

  军营里的顽强吃苦的作风,可以产生一种向心力。

  去年初才来到富海的陈业树,是百色壮族青年,2014年退伍,对计算机操作很有一手,家里人希望他去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再不济也要去广东找,总比在这个村子里玩泥鳅田螺强。他初来富海也是抱着一种先做做再说的态度。没想到,他一干起来就决定不走了,我问他原因,他说:“初来的一两个月,我看到这些战友在烈日下坚持劳动,一个个晒得像泥鳅一般黑,我就想:这不正是我在部队里学到的坚忍顽强吗?我不走了,我要跟他们干下去。” 很快他就建立起了富海的海城泥鳅养殖电商平台,他们的水产品在阿里巴巴、淘宝均有批发零售,目前网上的客户已遍及两广,甚至拓展到了全国各地,而销售额仅仅3个月就超过了200万元。

  野外训练出来的生存能力,把他们在创业之初遇到的问题轻轻化于无形。几年前,来这里搞养殖的小伙子们出行遇上当地村民,交流沟通不畅,如今他们都会听本地话了, 本地人也会说普通话,他们与养殖户和村民交流甚欢,和谐共处。而30多个朝夕相处的退伍兵呢,相互之间也有了直抒胸臆的情愫,无论是需要同情的不幸,还是急于倾诉的幸福,都能让亲切动听的声音, 如中灵村的溪水淙淙流淌,流进你的心,流进我的心, 寻找到他们之间的共鸣点。

  7年来,中灵村的山岭和村道上纵横交错的绿化带,从他们的头顶投下浓荫,在他们的脚下盛开着鲜花。村道平坦、宽敞、幽静、芬芳,稍微抬头环顾四周,便会愉悦地看到一首首诗篇和一幅幅画卷:浓荫簇拥着一栋栋小洋楼,鲜花环绕着路边的亭阁。

  7年来,村里的大人小孩都熟悉了这些老兵,他们喜欢在茶余饭后到这个特殊的营地里看看,聊聊天,小孩在鱼塘边观鱼嬉戏;而这些退伍兵呢,他们喜爱聆听村小学的教室内天真稚气的琅琅书声。为了强身健体,加强与当地百姓的交流,他们组建了篮球队,罗华任队长。在村球场上,甚至在市区的各单位球场上,常常活跃着他们穿红着蓝的矫健身影,5个月前,他捧回了北流市就业杯篮球邀请赛组织奖。

  那天,村支书罗世全也来了,他说:“我们非常认可这些新老退伍兵在家乡农业生产中付出的辛勤劳动,他们为村里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作出了贡献,起到了表率的作用。”在他的带领下,村委会一班人热切地关注着这帮退伍兵,他们在富海向农民租地、建设办公房方面给予大力支持,做好思想宣传工作,赢得了村民的理解。

  如今,走进富海,一个接着一个方块水塘,放眼望去,接天莲叶,在蓝天之中蔚然壮观;富海的平房总部里飞逸着短促有力的歌声:“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

  他们的餐厅在办公室旁边,每逢客来,小地坪角落的水龙头就会哗哗地流着清冽的井水,旁边是一篮一筐的菜蔬鱼肉——他们在为追求野外生活的城里人准备生态饭菜。

  水泥地板前有精巧的盆栽,不难想象,富海的带头大哥罗华带领他的兄弟们,在怎样执着地追求着理想,精心地雕饰着生活。

  军营就要有军营的形象,晚上的站岗放哨是必须坚持的,有门岗,有夜巡。罗华给大家分了班,每班三人,上夜和下夜,交接准时。

  “夜茫茫,望星空,我在寻找那一颗星……”巡逻的人走在虫鸣唧唧鱼儿跳跃的水塘边,一起轻轻地唱,既是唱出他们的理想,也是唱出他们的情思。

  富海合作社成功了,而且前景看好,一些地方势力也追踪而至,他们妄图通过“收保护费”“入干股”等无理方式分一杯羹,罗华他们首先是讲道理,讲法律,让对方哑口无言,其次是展示出退伍兵的正气凛然和团结一致的战斗精神,对方只好灰溜溜地走掉。

  罗华认为,未来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优胜劣汰将更为残酷,富海合作社要在这种环境下求生存、争发展,就必须始终以诚信为本,并不断创新,才能使企业充满生机活力,增加自我发展的优势。他经常在例会上要求他的兄弟们,把诚信作为富海发展的核心,把培育诚信精神作为富海强大的主体内容,要求全体员工尤其是退伍军人在任何时候都必须牢记“诚信”二字,把“诚信”贯穿到养殖、销售等各个环节中,倾力实现“军中无戏言”的庄严承诺。

  六

  6月初的一个早晨,我再次来到富海,想到的依然是带着一捆书,还带了两个大西瓜。

  想不到的是,他们见了书,争先恐后地抢着看起来。罗华说:“梁哥,送西瓜你就客气了,送书可以让我们接近健康的生活,这个可以多多益善。”

  这话让我这个读书人相当受用。其实我知道,正因为看书,罗华这个有着8年军旅生涯的退伍兵,才能感悟出许多人生和创业的道理,讲起来才能一套又一套。

  “我们正在共同书写一段历史,虽然它不是一场刀光剑影的战争,但同样是要流血流汗的,同样是要付出代价和牺牲的。”喝茶之际,罗华对我,也对他们的伙伴们这样说。

  是啊,朝夕闻号声这样的战斗动员已经很多年没有了,这帮富海小伙子们为建设自己的美好家园,他们的激情仍被高高地扬起,仿佛当年的战斗训练……

  现今,这群富海人站在村子中央,遥望自己的家园,就会有种跃跃欲飞的感觉,那是因为今天的中灵村,兵哥哥们的富海愿景,在纵横交错的大框架下,犹如一只展翅飞翔的巨鸟图形,呈现的是腾飞的姿态。

  他们在这个村子里,依靠科技的力量、坚韧的军人作风和摸索出来的市场运作方法,将许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变成了现实。现在,这个“富海愿景”已经真真实实地呈现在我们的面前——你看,那水塘、荷花、蔬菜、绿影,就在眼前;空气是清新的,景色是迷人的;那绵延数里的路两旁,全是花香鸟语的绿化带,错落有序的花草树木,像艺术品一样布局得十分妥当,人在其中走,犹如画中人。

  “我们有一个目标,今年将孵化、培育示范基地扩大到50亩。下一步将加大发展泥鳅、田螺、鲟龙鱼、甲鱼的养殖力度,并增加草莓种植项目,力争发展农户基地超过1500亩,将富海建设成为乡村生态文化休闲旅游景点。还有一个新的项目,已有更多的退伍兵表态,要合股筹资五六百万元,在独秀石峰下办起一个模拟军营,全面参照军事化管理,办成一个少年夏令营的拓展版。那时,我们的富海将成为名副其实的富海,是对财富的追求与对现代胸怀境界的向往……”喜欢毛泽东思想的罗华站在办公房门口,自信地对我说。

  真是心诚福至。在我们说话之际,一家公司的办公室主任带着几个人来了,他们要在富海的农庄里举办一次盛大的野餐,参加者超过50人。

  战友们兴奋得呼啦啦地站起来,仿佛原地稍息后迎来的又一次紧急集合。罗华开始点兵吩咐工作,富海的基地上,全都是年轻而热诚的目光。

  我说:“你们就是驻扎在中灵的一支别动队,举手投足都可以看到军人的影子。”

  仿佛是给我一种解答,罗华这样概括他们这群战友:“本色不改是军装,终生不悔是军旅,生死之交是军人,永远不变是军魂!”

  聆听着这样铿锵有力的语言,看着这群黝黑干练的年轻人,望着眼前这片充满希望的田野,我有理由相信,富海,将在军魂的引领下,碧波万顷,千帆起航!

相关链接:
返回